OLE,樸迪莫倫斯

一切從一吻開始。19世紀末,土生土長的波爾蒂芒人Pedro Bento d’Azevedo迎娶英格蘭人Elizabeth Pearce。這位海關人員在罐頭魚類產業贏得勤奮商人的稱譽,這場結合亦促成「Mary Elizabeth沙甸魚」誕生,品牌隨後聲名大噪並行銷世界。兩夫婦育有一子,名Jose Pearce d’Azevedo,同樣在當地社區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——雖然是完全不同的領域。 

Jose有當年不可多得的機會,到倫敦就學。在這英國首都,足球已站穩陣腳成爲流行運動,年輕的葡萄牙人Jose亦立刻愛上。回到葡萄牙,他將自己對足球運動的熱情帶給波爾蒂芒年輕人,表現出父親的組織頭腦及充沛活力——雖然比他父親更加散漫一點。1902年報導提及「每隊11人狂亂地往相反方向踢球的奇怪運動」。 

雖然足球最早見於阿爾加維地區離海邊向西30公里的拉哥斯,但只限於繁忙港口過境的英格蘭商船船員。d’Azevedo在波爾蒂芒組織的原始球賽,稱得上是開啓了阿爾加維本地居民踢足球的濫觴。 

十年多以後,樸迪莫倫斯體育會在1914814日成立,帶着特有的黑白間條球衣及飛鷹吉祥物,成爲在新成形的足球溫牀起家的四個本地球會之一。擁有華麗名稱的Sporting Glória ou Morte Portimonense(意謂「樸迪莫倫斯運動榮耀或死亡」)最初稱霸,但到1930年代中期,樸迪莫倫斯已確立首屈一指的波爾蒂芒代表地位,1936/37年贏得阿爾加維錦標,並告別身邊對手,成爲該市唯一足球隊。 

球會隨後聘任曾帶領賓菲加連續三次贏得全國聯賽的匈牙利籍教練Lipo Herczka,令球會動力大增,同時開始長達數十年的躋身葡國足球精英之路。好幾次,升上頂好幾次級賽事的機會擦身而過,最驚險的一幕莫過於1948/49賽季,樸迪莫倫斯愈戰愈勇,突襲搶奪甲組首名,打入升班附加賽。隨後,里斯本奧利安圖因打假波醜聞被逐出聯賽,樸迪莫倫斯因爲相比最強對手科英布拉大學,當季對賽成績較佳,一些當地報章迅即宣佈黑白大軍晉身頂級賽事,但他們可能偷錯步了:大學隊運用其在部長級別的龐大影響力,迫使賽會匆忙組織一場升班附加賽,最終以2-1擊敗這支來自阿爾加維的球隊。 

樸迪莫倫斯作爲臨海城鎮,命運自古與漁業環環相扣。當地好幾家醃魚公司將一部份利潤捐獻給球會,支持者更會駕漁船到鄰近的奧漢倫斯觀賞比賽,而且很多球員本身受僱於罐頭工廠。因此,195060年代行業衰退,對球會造成嚴重打擊,財政困難更一度迫使樸迪莫倫斯賣出球場還債。 

轉捩點在1970年代出現,旅遊業引發突如其來的經濟增長,土木隨之而大興,觸發阿爾加維前所未見的繁榮期。情況吸引了水準較高的球員,使晉身葡萄牙高階足球的美夢終在1975/76年度成真,可惜只持續了兩個賽季便無奈降班。然而,樸迪莫倫斯迅速翻身反彈,迎來黃金1980年代,整整十年在葡國頂級聯賽打滾,並在1984/85季度達到聯賽第五名,是歷來最佳成績,取得歐洲足協盃參賽資格。 

旅遊業降溫,與樸迪莫倫斯氣數暫退不謀而合。1990年降班,標誌着長年的曠野流浪生涯——除了因2010/11躋身葡超而短暫中斷。 

懷着球會祖宗的創新事業精神,樸迪莫倫斯以創新積極的意念驅動進步,成就球會復興,並寫下其現代歷史,在葡國被視爲不着邊際的念頭——發掘日本市場——正是一例。正因如此,球隊熱情接受參加港會Citi七人足球賽的機會,也就順理成章。 

「收到參賽邀請,我們極爲感激。」樸迪莫倫斯足球營運部主席Rodiney Sampaio如是說。「我們會帶上年輕球員隊伍,他們下季將要晉身高級。」 

樸迪莫倫斯近年大量投資青訓,成爲U-23全國錦標賽14隊球隊之一,該賽事由葡萄牙足總在今年新鮮成立,旨在提供又一個高質素競賽環境,培育葡萄牙年輕足球員。前鋒泰巴塔(Bruno Tabata)及中場雷斯(Bruno Reis)的進步僅是眾多例子之二,足證樸迪莫倫斯的重點青訓饒有成就。 

但樸迪莫倫斯作爲外向球會,來港目標遠超發展年輕球員職業生涯。 

Sampaio補充:「我們的目標是透過足球展示我們球會、城市及葡萄牙,並開展與香港、主辦機構及其他參賽球會的交流。」  

這些目標固然雄心勃勃,但由球會最近與外界接觸的出色成績觀之,則完全可以理解,而且是可以達到的計劃。日本方面的往來源自與日本足協聯繫,尤其是與樸迪莫倫斯董事會直接聯絡的副會長岡田武史,促成合作伙伴關係,讓年輕日本球員在樸迪莫倫斯得到試腳機會,亦有球員循此途徑反方向保送成功。 

結盟最初不被看好,但成果斐然:2019年冬季轉會期,樸迪莫倫斯賣出才華橫溢的攻擊中場中島翔哉,得到一筆豐厚的意外之財。這位技巧與速度俱佳的年輕人,首次亮相便在賽季橫掃葡萄牙各隊對手防線,33場共攻入10球、助攻13次。轉會至葡萄牙大球會賓菲加、波圖或士砵亭的謠言甚囂塵上,但他的轉會費很快超出國內競爭對手的價位。2018/19前半季更多出色表現,讓中島據報以3500萬歐元出售至卡塔爾球會艾杜哈尼,款項爲樸迪莫倫斯在葡超站穩陣腳的野心打下巨大的強心針。 

Sampaio解釋:「出售中島所得將用作加強一貫於訓練團隊及物色人才的基礎投資,涵蓋不同國籍球員但必定優先考慮本地才俊。」 「我們亦會增加投資,建立更多伙伴關係,改善球會在足球營運方面的狀況。」 

1951年在阿爾加維地區青年盃決賽以2-1擊敗強勁對手法倫斯開始,樸迪莫倫斯各隊少年軍繼續在不少地區及全國賽捧盃。其足球學院出產的最知名球員是葡籍中場若奧摩天奴,他可算是葡萄牙國家隊過去十年,基斯坦奴朗拿度以外最重要的成員;只有朗拿度羅納多及路爾斯·費高比摩天奴贏過更多銜頭。這位自有風格、節奏穩健的中場球員在樸迪莫倫斯少年軍大放異彩,隨即被里斯本大會士砵亭收編。他以20歲之齡戴上士砵亭隊長臂章,又贏得兩次葡超冠軍及歐霸盃成爲波圖英雄,爲摩納哥在法甲稱王,現時效力英超狼隊,光芒四射。 

「這就是我們的目標—— 將青年才俊帶入我們學院,訓練他們成爲偉大的足球員、偉大的人物。」Sampaio補充道。 

樸迪莫倫斯再一次在頂級聯賽順風推進,球會感覺良好的氣氛燃起希望,思忖重回1980年代,這支阿爾加維球隊在葡超龍頭打滾的日子。 

Sampaio表示:「在足球場上,當你以愛、奉獻與熱誠行事,一切都有可能,最偉大的例子就是李斯特城奪得英超冠軍。」 

若向葡萄牙以外的人,詢問他們對阿爾加維所知爲何,人們總是答謂陽光、海洋,還有充滿田園風光的度假勝地。但逐步逐步,樸迪莫倫斯正在成爲該區另一個引人入勝的景點。 

XS
SM
MD
LG